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招生网 >> Emba >> Emba资讯 >> 新闻正文  
EMBA名利场:“贵”就一个字 同学不同“志”

http://www.hnzs114.com      2012-11-23      南都周刊      

  这一次,绯闻主角是地产大亨王石。10月底、11月初,微博上爆出他婚变的消息,其新欢乃是在《甄嬛传》中饰演敦亲王福晋的田朴珺,亦有网友贴出二人在飞机上的亲密照佐证。

  据称,二人相识于长江商学院(下简称长江)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课堂。

  学校、大亨、演员、EMBA、婚变,所有娱乐元素齐齐聚集,引起了化学反应。于是,在举国欢庆党的十八大时,EMBA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热的话题。

  某种程度上,王石事件成为商学院的一场“病毒式营销”,其结果是,EMBA火了。

  明星,女人,绯闻

  作为中国商学院“BIG FOUR”(四大,一般被认为是长江、中欧、北大、清华。若再加上海复旦、上海交大,则并称“六大”)之一,长江多次被曝出明星大腕和女主播就读的消息,如赵本山、佟大为、李亚鹏、任泉、陈鲁豫等。当然,其中亦不乏高官富贾的身影。

  11月10日,上海交大安泰管理学院EMBA迎来了十周年庆典。在庆典会上,交大校友、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在致辞中说:“安泰是低调的商学院,所以在座的都是低调的行业领袖。安泰不是‘卖楼花’的商学院。来交大,婚姻也安泰。”

  这显然是在调侃长江和王石婚变绯闻。绯闻主角田朴珺既是三线明星,同时也曾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顾问,主营房地产的烂尾楼收购。田仰慕王石,曾多次向其请教房地产知识,并称其为“男人中的男人”。

  不过,“二人相识于长江EMBA班”的传言乃是讹传。田上的不是EMBA,而是长江的一个文化传媒方面的短期培训班。该培训班在长江的最新学费是19.8万元,比起长达两年、价格高达69万元的EMBA班,要逊色一些。

  王石也并非长江EMBA学员。作为行业翘楚,他自己就是供别人学习研磨的对象,曾在多所EMBA课堂为学生做讲座。

  “王石如果来上课,肯定就是班级上的领袖,就是班长。”张亮说。张曾在四大的某商学院工作长达六年,自言“几乎在商学院每个部门和环节都呆过”。

  据记者了解,娱乐明星、传媒主播目前在长江学员中比例大约为10%,这在其他商学院并不多见。

  “长期以来,四大的学员同质化严重。不妨把这次事件看做长江差异化战略的一个侧面。”与各大顶级商学院有过接触的杨钦说。

  而作家木子美讲述的“EMBA班房卡”的故事在网上也流传甚广:“女同学在附近开好房,领两张房卡,塞一张给他。意即,我住在某某酒店几号房,欢迎光临。今天没空就明天再来。”

  “这种事情我没见过,也不相信。”上海泰祺培训学校校长刘庆梅说。他是中欧2010级EMBA上海班的学员,今年10月底刚毕业。泰祺在上海是一家专注于MBA、MPA等专业考试培训的大型学校。

  “EMBA的女学员不多,而且都是商界女强人,不会这么丢面子,男的一般也不喜欢。”另外,刘庆梅补充道,“不同的人从EMBA班看到的会有差异,这和他的职业和视角有关。司马南看到的可能是毛泽东思想如何指导商战,木子美看到的或许就是男女约炮。”

  不过,在顶级商学院的课堂上,除了资产重组、企业并购,家庭重组偶尔也会发生。“这其实和其他场合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发生在商学院而已。”多位EMBA学员表示。

  “贵”就一个字

  和MBA的全日制教育不同,EMBA和高管研修班针对的主要是在职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月末集中上课。

  入读EMBA班并不需要考试。学员一般需要本科及以上学历,也有10%的机动名额会放宽到大专学历。“背景很重要,如果条件好,又没有本科文凭,就走那10%。”张亮说。

  不过,并非有钱就可以上名校的EMBA。在早期还是25万元学费的时代,清华EMBA就曾拒绝过愿意出价25万美元的老板入读。明星入读,一般也需要有商业经历。赵本山能够入读长江企业CEO班,除了他在娱乐圈的影响力,本山传媒在2008年创造的全国演出市场奇迹亦是重要原因。

  贵,是外界对商学院的主要印象。在顶级商学院,EMBA一般在50万到70万元之间;而短期高管研修班则根据课程需要有不同的价格,从三五万到百万不等,如长江中国企业CEO班目前学费为92万。

  EMBA课程班几乎每年都会涨价。“要上就赶快,明年就涨价。”这是招生老师的口头禅。中欧2010级EMBA北京2班学员、内蒙古奶联社副总经理李兆林读书时,学费是39.8万。现在,中欧、北大、清华的EMBA课程学费一般在50多万,而长江则接近70万。

  这只是学费。“算上出差、食宿、社交、慈善捐款等费用,一个清华EMBA学员一般的花费是学费的double(双倍)。”张亮说,“也有学员贷款来读的,大家也看不出来。”

  中欧差不多也是这个价钱;长江则要triple(三倍)甚至quadruple(四倍),平均达到200多万元。不过,对于不差钱的富商来说,这不算什么。

  巨额学费背后带来的回报也是丰厚的。清华早期EMBA班的学费是25万元左右。“有个企业家上过第一堂课之后说,‘我在第一节课上学到的理念让我茅塞顿开,25万值了,以后都是赚的’。”张亮说。

  学业之外,单单是“同学情谊”这个无形资产,陡然之间转化成金钱的能量是无与伦比的。蒙牛集团前董事长牛根生入读长江CEO班时,因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蒙牛股价急剧下滑。老牛对同学一番动情哭诉之后,柳传志、俞敏洪等同学慷慨解囊,数千万乃至上亿的“救灾款”瞬间送达,助其渡过难关。对牛根生来说,这笔融资比去银行贷款容易多了。

  在其他学校的EMBA班,同学合伙开公司、做生意的较为常见一些。但也发生过“杀熟”悲剧,学员被自己的同学欺骗。

  的确,讲感情,伤钱。

  同学不同“志”

  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数位长江、中欧和清华EMBA学员都无一例外强调,系统提升管理能力乃是其报考四大的首选,“当然,不可回避的是,这里也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有大量的人脉资源”。

  商学院的学员,主要分为民营和股份制企业高管、国企央企高管、政府官员和明星主播等。其中,学院派的北大、清华等商学院,因地处北京,国企、央企高管和政府官员相对多一些,中西合璧的中欧则以外企经理人为主,明星主播一般是长江的“特色”。

  尽管坐在一个教室里互称“同学”,但除了“充电进修”这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各类型学员的目的各有不同。

  学员选择上什么学校,有多重考虑。学校的风格是一种:北大的包容、清华的务实、中欧的严谨、长江的开放,是受访学员的普遍感受。

  “四大”一般都会开设有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分校,各分校多以本地学员为主,但也有来自外地。学员一般就近选择,以本地学校为主,但也有权衡。

  “为什么不就近上课?”《南都周刊》记者问。

  “为什么要就近上课?”《EMBA视界》主编刘元煌反问说。

  据刘庆梅观察,来自北京总部的某IT公司的学员会分别去不同学校的不同校区分开上课。这种情况很普遍。“可能是出于战略考虑吧。”刘庆梅分析说,“如果他们准备进一步开拓上海市场的话。”

  官员一般都是市长或分管经济的副市长来上课,党委系统的很少。除了增强管理能力、寻求发展策略等,有时带有招商引资目的,他们喜欢去北京上课。

  2011年6月5日,刘庆梅所在的中欧2010级EMBA上海班以及老师、校友等共计约60人,去江苏太仓进行游学活动。东道主为太仓市副市长、中欧2010级EMBA上海二班邱震德。学员们参观了港口和一些企业,还打了一场高尔夫。太仓市委书记浦荣皋出席午餐会并介绍了太仓的发展。

  据参加活动的刘庆梅介绍,太仓负责招商引资的官员亦有和学员见面。

  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副司长、原福建省武夷山市市长胡书仁是清华2002级EMBA学员,亦曾担任清华EMBA福建同学会荣誉会长。他在担任市长期间,就是通过清华的同学联系到张艺谋,后在当地策划了“印象大红袍”项目。

  对于垄断企业的领导而言,除了学习现代的管理知识,结交朋友、放松心情要比结交生意伙伴来得实在一些。

  “中欧的作风比较务实,欧洲人也比较严谨,有些老总来这里本来是想放松一下,但其实发现学习更辛苦。”刘庆梅说,“我本来希望学到先进的管理经验,但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为我的最大收获。”

  刘俊林是清华2005级EMBA学员,现在是北京青年商会的副会长。他说,EMBA这段经历也让他得到了“蜕变”:“可以说,EMBA改变了我的一生。这里百花齐放,各行各业的人相互碰撞,让我对未来和理想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学校在为学员分班时会把不同行业、背景的学员混编在一起,以便“形成思想上的碰撞”。企业生产、供应、销售链的上下游学员之间也容易形成生意伙伴。河北籍某企业总裁刘刚是清华、北大、人大等各种高管研修班的常客,这里认识的人有的会成为客户,不过常常以成本价提供产品和服务,“都是同学”。

  虽然并不常见,但EMBA班级有时也会出现“挖角”的现象。刘庆梅说,他有个同学原是广州某企业董秘,上课时认识了上海的一个老板,后来被挖到上海来了。

  对于“名利场”这个说法,李兆林以及多位受访学员并不认同:“一来,同学之间更多的是一种氛围,说话无拘束也不做作;其次,‘同学’二字也让人感觉平等,平时并不以职称相称。”

  去名校读书,实现少年时的梦想,见到偶像,亦是部分学员的动力。刘俊林出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自小就梦想读清华。当接到清华EMBA的录取通知书时,“少年时的梦想和简历上的辉煌”,让他有一种满足感。

  赵本山是经过他的下属、本山传媒副董事长、长江12期EMBA学员肇恒玉介绍,入读长江中国企业CEO班的。赵本山仰慕长江的创办者李嘉诚:“他是华人圈的首富,华人的骄傲,这足够了,我就冲这个去的。”

  牛根生亦然,他是长江首期CEO班学员。2006年,他在香港受到李嘉诚接见,“高兴得半宿没睡觉”。

  高官、巨商、明星校友都是商学院的荣耀,他们常常被挂在网站的“知名校友”或招生简章里,有时会被招生老师挂在嘴边,用来招徕目标学员。

  明星带来的效应是巨大的。长江CEO班开办到第四期,马云、史玉柱、牛根生等“大鱼”被一网打尽。但若论新闻轰动,还得靠本山大叔。赵本山入读后,长江创始人、院长项兵说:“现在,连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也知道长江了!”

  低调的奢华

  顶级商学院的EMBA班和高管研修班成为富翁们的集中地,他们以“进修”为由,主动地汇集在一起。

  尽管富豪云集,“但是EMBA学员并不炫富”, 内蒙古奶联社副总经理李兆林说,“刚开始的时候,个别同学显得有点大腕的范儿,但其实每个同学都非常出色。现在的中欧学员,单从企业名字来看,并不能看出多少差距。相比较EMBA班,短期的研修班入学门槛低,学员之间彼此了解也不多,有些人比较‘装’。”

  “炫富是很土的。这里不欢迎自私的人、很拽很嚣张的人。”长江EMBA16期学员卢俊文说,“慷慨、低调、有奉献精神的人会受到大家尊敬。”

  低调,是真正的有钱人的必备修养。EMBA学员之间并不比拼财富。网传长江学员之间流传一份不成文的“军规”,其中第二条写道:“即使你是亿万富翁也不要炫耀财富,因为这地方习惯鄙视有钱人。”

  在“四大”,不能不提及的,是他们的慈善活动。日常校友聚会时,以拍卖藏品方式筹集善款更是比比皆是。在2011年,长江至少举行了34项慈善活动,他们的“红领巾书屋”遍布各地。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时,长江校友在20天内就捐款达3.6亿元。

  中欧2010级EMBA北京2班发起设立了“珍珠助学计划”,一对一资助高中阶段的贫困学生,目前已经在安徽合肥开展了活动。

  对于衣着仪表,穿得马虎似乎更需要一点自信。EMBA班学员的穿着比较随意,西装、夹克、牛仔都有,从外表看不出价值几何,他们也不像改革开放初期的暴发户,穿金戴银、珠光宝气。

  在EMBA学员心目中,如何不经意地展现出财富是一门艺术。刘刚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无意间流露出他是老牌的诺基亚拥趸,因为他还在使用非智能的手机VERTU;而他手腕上刻有名字首字母的百达翡丽手表有时会将阳光折射到你的脸上,而结账时随意掏出的白金信用卡以及高级会所的年卡则昭示着他的身价。

  EMBA学员们会根据所在行业和兴趣爱好成立相应的俱乐部,如金融、传媒、房地产、高尔夫、户外以及摄影等。中欧学员对母校的评价多用“务实、学风好,要求严”等词汇,这和北大、清华类似。他们都承认长江更加“高富帅”一些。 因此,中欧在名校之间的戈壁挑战赛中连年卫冕,长江则在高尔夫赛场上几度折桂。

  政商成功人士多少都会对音乐、艺术,甚至是宗教有点兴趣。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是北大光华EMBA校友。他热爱音乐,用电脑作曲,曾创作了《神州颂》,并由中国交响乐团在全国巡演。

  除了常见的国学、哲学、人文、艺术课程之外,风水、鉴宝、佛学等也会登上EMBA殿堂。中欧开设了一门《风水课程》,其中一名讲师是Kelvin Zhang,课程涉及推算宅命、楼宇选择、室内风水、掌纹面相、周易八卦等。

  豪车在顶级商学院的EMBA班中难得一见,常常穿梭在校门口但并不入内,倒是在职场初战告捷之后来攻读MBA的年轻学员来抢占车位。

  “MBA的学员一般都是自己开车,大众、福特、广本之类,自己找车位;EMBA学员基本上不开车,都是司机接送,五花八门,什么车都有。我在上海交大EMBA的庆典上就遇到了一个开保时捷的女士。”杨钦说。

  如穿梭的豪车,商学院里的商界乃至部分政界精英鱼贯而入,难免鱼目混珠,纷繁芜杂;而发生在商学院里的故事更是五花八门,应接不暇。

  “班长”不好当

  赵本山入读长江企业CEO班第四期,上课第一天的同桌是汉庭连锁酒店董事长、携程网创始人之一季琦。

  赵本山很快就成为了班长。班长一般由知名度较高的学员担任,如演员任泉亦曾担任长江EMBA班班长。

  “赵本山当班长最合适。一来,各企业的老总有的不认识,但他们都认识赵本山;二来,大家都是当一把手习惯了,也不习惯被人家领导。选一个明星当领导,大家心里都没意见。”杨钦分析说。

  EMBA班一个班大约60人,设有班委会。班委成员大约有七八名,有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生活委员、文体委员、宣传委员等,类似于大学课堂。各委员职务会考虑学员的个人兴趣和背景,如教育行业的高管一般是学习委员,文体委员一般由女士担任,媒体出身的一般负责宣传和外联。长江还设有秘书长,一般也兼任慈善委员会的工作。同学聚会时,一声“班长”饱含诸多情谊。

  一般来说,班级中并无党团系统。班上会募集班费用于集体活动开支,各有不同,一般每人五千到一万左右。

  班委意味着责任,要付出比其他学员更多的精力,尤其是金钱。“当班长,关键是有钱、有闲,还要有奉献服务精神。”卢俊文说。

  给已经离开学校一二十年的企业老总讲课,EMBA的教授并不轻松,他们要使出浑身解数,让课堂变得有意思。案例教学、师生互动、分组讨论是主要的授课方式。学员一般会根据项目需要,随时分组,组员并不固定。

  “一种情况是,如果学员里有高官和行业翘楚的话,轮换分组可以让学员都有机会接触到他们,”张亮说,“部级官员和业界领袖的周围会自动汇聚一大批学员。”

  去外地游学,在EMBA中很常见。北大、清华、中欧都有自己的校园,上课相对固定,但也会开展三五次外出学习的机会,清华称之为“移动校园”。北大国际EMBA安排的游学地点有西点军校、四渡赤水纪念馆、山东孟良崮等。

  长江没有大型校园,一般都是在五星级酒店、度假山庄上课,长江学员也有更多的机会去国外上课。当然,这需要钱。

  此时,校友和同学会各显神通。今年五月,长江16期学员去杭州上课,“浙江籍的同学和校友承担了全部200多人的食宿费用,五星级酒店,每人一间。”卢俊文说,“不少人还带了家属。长江的学员上课时是可以带家属的。”当地的校友会则组织人马,安排长江太太团游览西湖。

  长江的交际多一些, 互相请客吃饭也是常事,这是多位学员共识。长江学员李亚鹏常常在东方广场附近宴请同学。

  赵本山在2009年5月荣升班长后,旋即在6月13日邀请同学聚会沈阳,到场者从原定的60多人一下子变成了280多人。当晚,在沈阳中街的“刘老根大舞台”,央视主持人张泽群调侃说:“以前春晚他卖拐,见到项兵他改买了。”

  在中欧等学校,学校组织的游学比较少,花费相对少一些。但是他们私下的活动会多一些。东家会主动埋单,其他人有时也会抢着买。同学聚会难免要喝酒,这也是很多EMBA学员自己不开车的原因之一。“据说,长江人的酒量相对大一些。”刘元煌说。

  酒场上,学员都很体面,高官也不摆架子。李兆林说:“我所在的课题组有一个是国家某改革小组的副组长,工作上给某副总理直接汇报。无论是上课,还是做论文,他都是格外谦虚。今年八月,他召集我们在安徽会馆晚餐。我晚点了,告诉他们不用等。但我到了以后,发现所有的同学还在酒桌上等我,用那位同学的话讲,‘等,一个都不能少’。”

  论文也是要写的,毕竟要授予学位。论文一般以自己公司为研究对象,分组讨论一起写作。刘庆梅就是以自己的公司为研究对象提交的论文,“肯定要写得认真一些”。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湖南招生网所提供的所有信息为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字体: 】【刷新】【打印】【返回顶部】【关闭本页

湖南招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湖南招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湖南招生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最新文章